不是我不更loft不归档,实在是pc端太狗比了。

#α5##预告##花絮#伴奏的一百轨和声。
有人和我赌副歌的离调很难被观众所接受。
我赌上人性中对美丽之物的向往。
"我深爱永不褪色的光明。"
纵使我,再难相信。

开始觉得真的需要一个小号(。)

最开始潇洒肆意可能是因为这是另一个世界的人的小号,我可以随心所欲地搬弄她的痛苦而不必有任何负担,直到我在此处成为"我",直到这个"我"突然也被沉重的锁链困在此间。

然而这个"我"远比她要迷人和珍贵得多。

所以接下来再分裂出去一个去丢垃圾的人。

灵魂就待在这里不走了罢。

【莲华原创】花欺~沉睡在浮空的花海~【雨狸歌词归档/附后记】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484171


花欺~沉睡在浮空的花海~


策划/修正:lemon夹子 

词:雨狸 

曲/编:Cube^3

绘:大汉Jax

调:洺陌Meimo 

混音:Seedking 洺陌Meimo 

视:rukaruka 浮(Alice映画) 饭伊典(Alice映画) 

美术:Teachk


无法呼吸 无法沉溺

我在花海 寻求空寂

寻求声音 寻求梦境

寻求永恒 带我离去


Can ...

记一次遗憾的会面,与■■■■■

我警告你不要问我这么危险的问题。


——最后一次。


UDEN。


是的,那就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


停,不要抬高那个狗屁糟老头子了,他不配。


UDEN,只有这个。


我不应该把它捡起来,交给■■姐。


是我害了她。


不,不!如果不是我捡起了那个在路边被踩得稀碎的小世界,她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你也是!


这是我的唯一要赎的罪。


如果不是我,■■■那个疯女人不会有机会趁虚而入的。


别误会了,我不恨她,虽然这是她偏执了一生也想要造成的局面,但真正该死的另有其人。


哦?看来是我高估你了。


"不止一人"本身无足轻重,问...

一个当初什么都不会的小孩子,已经成长到需要我去追赶他、难过的时候可以向他请教的地步了。

甚慰。

我想我已经彻底被撕裂为两个了。

"想把世界上未着色的每一个地方,变得闪闪发亮。"

给天依官专写的歌词在宣传语被pick了,开心。

届时请认领《最大化+》啦。

有一对农夫的孩子,被带去坐热气球玩。热气球升天后,他们的父亲就割断篮子和地面的链接绳,离开了。

热气球在暴风雨中飘到了波涛汹涌的海上。

大风刮断了热气球的三根绳子,哥哥掉到了海中,被鲸鱼顶起;弟弟抓着最后一根绳子,坠落到陆地。

哥哥被路过的渔船发现,救起后被城市的精英夫妇收养,成为了科学工作者。

弟弟掉到了一个收入平平的多子家庭的后院,后来成为了一名多愁善感的作家。

两兄弟在很久以后相遇了。

弟弟总是把自己裹在棉袄里不停地写着东西,哥哥几乎没有个人物品,不论何时都只穿着薄薄的一层白大褂。

他们彼此不能理解。

——为什么你对人类脆弱纤细的感情无动于衷?

——为什么你对自然客观存在的法则大惊小怪?

鸡同鸭讲。

"...

认识两个亲爱的人。彼此完全无关。共同点在于如果你或直白或婉转地告诉ta有某些问题是不是可以改善一点,ta们会开始尖叫“好你现在在给我断罪,我现在是罪人了,你高高在上,满意了吗。”再怎么小心翼翼字斟句酌都是一样的。

不知道自己要保持清醒到各种地步才能不重蹈覆辙。

我快忘记怎么说话了。

1 / 19

© 单隔间的南瓜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