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话

-时间对我的温柔从不在于疗愈,只在于大浪淘沙,将那些年没能及时一见如故的朋友带回我面前。只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是一种玩弄。

-朋友是愿意陪着你反复讨论一件希望渺茫的事的人。
即使他们曾在同样的事情上折戟,也依然不惜把身上剩余的希望注入给你。

-有一些人为了靠近你,会表现得比你更讨厌你不喜欢的人,然后他会在其他人面前对你也这么做。

-在首页看到喜欢的人转了再也不想看见的人的一个正确的普世观点,这无异于一种三重暴击。

-有一种无能狂怒叫做"我甚至不需要你和我在一起,世界上其他的任何人都可以,但是为什么偏偏是那个人。"(苦笑)

-墨菲定律扼杀人的求生意志,我现在单方...

在为一些有可能发生的事克制自己。
在为一些有可能发生的事放纵自己。

在为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克制自己。
在为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放纵自己。

只有我在记着这些无趣的事情。
只有我还想着这些无聊的事情。
有可能的。
不可能的。
什么都摸不到。

If you…

Please let me know.

Please.


If not,

Please tell god to bring me out of there.

Please.

Please.

Please use your right.

过去我总期待一些算不上很美好、即使真实发生了也弥补不了我过去的空洞的事情发生,我期待它们发生的意义仅仅是"神的规则还在运行""我还被允许存在"的,聊胜于无的证明。

现在我在用全身心期待一件对我来说是百分之百美好的事情发生。

但,也许那是最不可能的。

也许那会牺牲另一个人。

这比期待过去的那些无法安慰我的事还要痛苦。

甚至,这一次没有人在拖着我下坠,我只是普通地因为重力在下坠罢了。我甚至挣扎不起来,也无法为自己的挣扎感到自满。

我只觉得伪神的影子又开始来抓我了。

可当初把我拖离那个影子的人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我觉得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过去...

连想法也一模一样的克隆体也可以。

也可以。

即使是说"对,在那之前不要来打扰我"也可以。

只差这一句。

里面的那个女孩就快不在了。

190505 作弊

有很长一段时间,沉痛地质疑自己作为"p主"的身份。

创作对我而言,是爱的过程与结果,是把羁绊刻进时光的证明。

希望被记住的首先是我与我所重视之人的名字,其次才是个人的能力。

再质朴的东西也会因命定之人间的羁绊变得闪亮,我从来记不住自己逢场作戏的发挥。

曾经觉得自己是个骗子。

分不出太多的好与坏,只是相信着自己遇见的人。虽然也追求着能力上的成就与对偶像的忠诚,却总是会在心动的时候抛诸脑后。

即使再努力,我与大多数人也无法成为毕加索和莫扎特那样的绝世天才;而他们在技法上,其实也早已被不少后来者超越。

特殊的只有灵魂而已。

万千相似的灵魂中,特殊的只有羁绊而已。

我所有的能力,都是为爱我和我爱的人...

"思考会带来危险"

"真诚会带来危险"

"有所保留也会带来危险"

不论哪一条都在阻止我成为一个普通的好人,怂恿我认可她的选择。我甚至不想把这些抬举到ptsd的高度上去,但这些谜之预感就是不肯散去。可笑的是起因和最终作用的竟然不是同一件事。

莉莉安娜问我:"你能把那两个男人杀掉吗?"

她每天都这样问。

每天都这样问。

面无表情地问。

"你为什么自己不去杀了他们!"

我在心里怒吼,因为莉莉安娜切断了我的喉咙。

"杀了他们,或者自己去死,你选一个吧。"

无论哪一个我都会失去我的容身之地。

我讨厌莉莉安娜。

我该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杀了她。

我熟悉哭泣的感觉

我尝试过迂回

我尝试过藏起悲伤

都他妈没有一点卵用

1 / 15

© 单隔间的南瓜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