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的花期

    我以前在南方的时候,总是不注意身边花草树木的兴败。我记得朱自清的散文,说春天的脚步近了,花儿开成各种颜色,一个个单独列举,强调了作者对花开的惊喜与喜爱。

    认真想来我也不记得楼下花园有什么花儿真正地开成一道风景过,一年四季总是绿油油的,水泥地上落满开败了的花儿,脏兮兮的,无法零落成泥,更不会被来往的鞋底碾作尘。唯一有点印象的鸡蛋花,无论在小区还是校园我都会捡了去,放进盒子里“晒药”,尽管最后总是晒成一团霉丝。

    刚升上初中的时候我还惊讶于自己依然能在初中校园里捡到鸡蛋花,只是失去了捡的兴致,因为别在头发上似乎太蠢了,而我又清楚我是晒不出药来的。那个时候我们七楼的宿舍没种过一盆活过一个月的绿植,倒有一只乌龟掉下去过——还活着。

    我还记得我初中过得最舒心的一堂课,那是临近初一上学期的期末考,某天下午第一节数学课。讨厌的数学老师在讲台上吐沫横飞地讲着她中学时期的光荣事迹,因为考试换了座位,我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没有同桌,所以可以清楚地看见高高的蓝天和明媚却温和的阳光。我完全游离在老师的讲课内容之外抄写着自己的笔记,偶尔看着楼下鸡蛋花树带着绿叶的树枝走神,满足而安逸。我其实是很自大的,单从在老师眼皮底下一心二用的狂妄就能看得出来,事实上在之后的时光中我也经常这么做,在作文里写上自以为大逆不道却辞藻优美的句子,在数学课上顺带做完物理作业,在晚修上所有人奋笔疾书的时候优哉游哉地读《文学少女》。我把时间规划得很好。虽然我只有两套轮换校服,因为洗涤方式不当导致背面生出一些黑点,领子卷成了荷叶边,但这依然不妨碍我坐在四楼音乐楼外的藤蔓门旁书写诗句——在我看来,那是校园里唯一有些“情调”的地方,蜿蜒的藤蔓总是莫名让我想起蔷薇花。

    初二有一次升旗仪式上教导主任公开批评了初三的几个学生,两对男女学生在星期五的晚上翻出校门,在外面棋牌室什么的地方打了通宵的麻将,缺席了星期六的早自习。这对于宿舍管理极其严厉的学校来说,简直难以理解。

    说实在的,尽管我极度憎恨周六的早自习,但我也打心底里瞧不起这些人,即使到了现在,我依然觉得他们愚蠢。我几乎能想象即使不被老师发现,他们星期天晚上还是得骂骂咧咧地抄作业的场景,而我总是在他们逍遥的时间把作业做完,回家看上一天半的动画。我很自豪于我的爱好,和郭敬明一样叛逆,但又没有偶像剧那样的俗气。我想我是又听话又不听话的。

    我在美术课的作业上临摹过几幅动画海报,这让总是管不住课堂也收不齐作业的美术老师很是满意。她是个看上去就很忧愁的女人,但和我说话的时候脸上总是很开心的。我知道这一点,所以我在临摹的时候丝毫不考虑其他,我知道我是班上画得最好的,不是石膏头像也没有关系。

    只是,我从没想过要画很多很多。

    我并不觉得画画像逃出校门打麻将那样大逆不道,然而我只是享受于成绩好的同时又能画点什么的飘然感罢了。尽管我也想不临摹画出原创的人物,尽管我也想有一本涂鸦笔记并存的课本,尽管我也想给喜欢的角色换换衣服,尽管……

    它们最终都只是尽管罢了。

    在初中我总是有一种感觉,什么事情都还没有真正开始。当他们在黑板报上宣扬青春期已到时,我却连生理期应有的脾气暴躁都感受不到。花不是一夜之间开好的,但它有时候就开了,有时候就谢了,很少有人注意到。反正叶子还是绿的,只要树木长青就能证明这个地方的温暖,花反而是不重要的。学习也是如此,一个人成绩的升降一定是有理由的,我们在课堂上的一举一动都会不知不觉地影响成绩单上的结果,一定。

    所以对于我来说,并不存在撞大运获得好成绩这件事,同理的,我想这个时候才开始学画,已经太晚。我必须要先学素描,再学这个再学那个,才能画出漫画家们笔下的作品,光靠临摹,我做不到。反正,我觉得成绩好又会画点画的自己比起同班的书呆子和网瘾虫,境界已经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我的词典里有一心二用,但没有不务正业,以至于我一直忽略了另一种可能性:我可以有数种正业。

    我已经习惯于只记得校园里的鸡蛋花了。

    生物园里或许种过玫瑰和月季,但因为无人打理,总是被我忽略,也或者还有什么别的花儿吧,但总没有开成过花田一般,哪怕是手掌大的一片黄色小菊花。而我一直觉得花展上的那些花田太过造作,以至于失去了对校园之花的信仰。

    学校就是学校,工作日就是工作日,只有暑假和寒假才是我的时间,我可以养很多很多的花,只是我不知道为何要养花,就算南方四季常青,冬与夏也不是花籽包装上写的花期啊。

    毕业以后我再也没有碰过画笔,因为这个绿油油的学校千叮咛万嘱咐,高中是会更加艰难的,我不会有时间去画画。我想,优秀如我,何愁找不到替我画画的人呢?我将要去往一个更南的城市,一个更加四季常青的校园,我听说那个学校的楼顶上有一个专门的花园,并没有说有什么花,但有愉悦心情的作用。

    这次我就能看到花开了吧。

    我把五年高考满分作文放进购物车,天真地想。

评论
热度 ( 19 )

© 单隔间的南瓜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