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现行装逼犯的回忆录-写在《窄门》两周年

自打上了初中开始,我似乎有了“每三年就被谁拯救一次”的命运。

第一次拯救我的是APH,王耀和伊万。

我曾经是一个将生活当成赏罚分明的游戏的人,所以当现实并非如此时,我轻易地就放弃了努力。初二的期末考我从全班前十掉到二十,我妈气得和我摔了桌子,她问我为什么松懈偷懒,我在心里回答她:即使我是全班第一,宿舍里那群小婊子也照样开夜谈会到十二点。

而如今想来,我倒也记不清我到底是怎么个松懈偷懒法了。在那个手机和网络还没有今天一半发达的年代,我在学校里的娱乐并不很多。

我至今还执拗地认为国内的同人市场是从APH开始兴盛的,国拟人的形式给同人创作提供了太大的可能。事实上APH同人于我的吸引力比原作更大,在那个OOC还不会被喷得狗血淋头的年代,我愣是把原创人物丢进APH的世界观里写了这辈子少有的几篇同人——是的,在出坑后,我基本没有拿得出手的同人作品——也再没数着日子想抢哪本本子的特典。

初二的暑假我疯狂地买了以两位数计的同人本,自己也狠狠体验了一把出本的乐趣。我读完了一箩筐的二战秘史,摘抄学习那些在今天看来浮夸得要死同人金句,然后为了有朝一日得见耀君君临天下……报了数理两个补习班。

那种上课当好学生、下课又暗戳戳地坐在自己座位上写同人的感觉是绝妙的,每更新一次文,就感觉自己好像拯救了地球归来却把自己低调地隐藏在校服之下的超人一样。中二少女的日记本上承载了太多太多只有自己能懂的痛苦和欢乐,每当遇到挫折我就想起同人图里那被打得一身血还坚持爬起来的耀君……矫情,但真特么的开心。

APH的背景积累也让我的历史成绩傲视群雄。全班只有我一个人会在下课后旁若无人地和老师站在讲台上乱侃近代史的一些八卦秘闻,想来我的装逼天赋在那时起就初现端倪。

在APH圈我最大的收获其实还是认识了苹果,认识了王家群的所有人。和他们聊天时的放松愉快,是我在之后任何一个群里都找不到的感觉。王家群的诸位当年大多不过刚刚高考完毕的小姐姐,知识储备极其丰富,逼格超高,出口就能推两三个书单。他们现在已经走上社会成家立业,混得是风生水起。后来我因为不打J3屏蔽了两年的群,然而当我重新回群时,大家又因为同袍和lo和jk的爱好依旧黏在一起(只有我一个人变成了混VC圈的奇葩……)

中考一模,我靠着王家群的书单写了篇伪·满分作文传阅全级(师评:那一分罚你字太丑)。

二模前一天晚上,我在调整个人本的排版(还和印厂老板吵了一架)。

三模,全区整好第三十名。

这一切的一切,让最终来临的中考变成了一个风轻云淡的笑话。我总觉得当时的我还能再帅一点,再潇洒一点,没有空调的考场实在是太沉闷了。我有点儿太激动导致我的字写得还是很丑,然后投给隔壁桌隔壁学校交白卷的不良少年的鄙视目光还不够犀利,那几天的饭菜印象里似乎也没有特别合口味……

那一年我大闹了一场,但最终还是走向了标准的结局。


第二次拯救我的是洛天依,或者说,DELA。

我不是个爱随大流的人,漫展上一眼望去成群的miku是我对V家反叛的最初来源。诚然,我喜欢《人柱爱丽丝》,喜欢《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然而我听的那版爱丽丝是翻唱版的,公主殿下是一套米英cos视频的bgm。更何况彼时“miku”与“死宅”在我的脑海中是划等号的,作为一个择偶观极其挑剔的人……呸,算了。

然而我是第一眼就爱上了雅音宫羽和绫彩音。爱上雅音那吐字不清的茉莉花。很遗憾,我曾经固执地在VC人设出来之后依然将雅音和洛天依认成一个人,然而今天的我,却已经无法再这样想了。

我翻出高一时给十三三的黑化碟写的《贝蕾妮丝的珍珠》,重新把特基加了好友,心想,发这一首就好,一首就好。

后来我在回家的地铁上写了《饕餮》,心想,新写的发这一首就好,一首就好。我不会玩音乐。

后来误打误撞进了某坛的工作室群,给railgun写了翻唱,心想翻唱嘛我写完词就不管了。

后来后来后来……

后来给小迪填了《旧旋律》,作为回报他从虫虫钢琴网给我拉来了DELA,那个时候我本来还不指望《饕餮》真的能诞生,因为我觉得除了特基大概不会有人再能写那些又阴暗又华丽的调子了。

DELA用流畅的钢琴给我上了一课。

当时在电脑桌前我就跪下打字了。

大大这个真好听。

大大你居然真的给这词配上旋律了。

大大你人在哪里。

大大你哪年生的……诶,比我小?

仅仅用了两天的时间我和DELA这个家伙的熟悉度就从0%飚到了100%,这家伙有点儿大智若愚,虽然写的一首好歌,对着喜欢的妹子却又搬不出钢琴上那样华丽的技巧。我也在这两天的时间中从一个唯唯诺诺求曲子的小词作华丽转型成一个背后出谋划策的妈癌,天哪要知道我特讨厌我家那群表系堂系的弟弟妹妹,天天埋怨我妈不给我生个哥。

后来杰哥提了一句要不七罪给做个系列出碟吧,顿时我就失眠了,大大大大大大大大我们要不把七罪做个碟吧。

出乎我意料的是,DELA很爽快地答应了,两个星期内写完了窄门和小丑,然后是懒惰。

我是个听歌不多的人,那段时间我的耳机被DELA的各种摸鱼正稿草稿霸占了。我觉得这小子一定是上天派来拯救高中三年碌碌无为的我的,有这样的人在我为什么要天天想着退学自杀?天依的声音真是好听啊,有这样一个乖巧可爱的歌姬我为什么要天天在虚伪的人际关系中疲于奔命?这个世界上厉害的画手和PV师乐师那么多,我为什么要天天面对着冠冕堂皇的政治课本长吁短叹?

四角是摸鱼。

后来饕餮出来了,明天出来了,贝蕾妮丝的珍珠也出来了。仔细想想,没有DELA我也不会跑回去找苹果,找王家群,找十三,找特基。这个爱打“- -”的少年是我的救星。

我也开始去听日V了,虽然听得不多,也就是千本樱脑浆炸裂女孩幸福安心委员会六兆年这样的那样的。

《窄门》是四角后第一次热门曲,我们两个好开心。

虽然DELA这个家伙后来跑去现充搞得我挺寂寞的,后来进了个坑爹的三次元工作室抄了我的词还有无授权盗曲这种事情让我崩溃得不行,可这些破事儿搁以前,我哪会对着一个屏幕对面的人像小孩子耍脾气哭得和个傻逼一样然后对他说的所有教科书级别的标准直男安慰都照单全收点头如捣蒜啊?天要下雨人要跳楼,姐要发飙,我妈也拉不住我。

认识DELA的这近三年里我们俩都一直各自在变,我是个任性的人,一开始很不习惯。但后来我也想清楚了——哪怕这个家伙最后跑去写老鼠爱大米欧巴刚弄死他,我也会跟着他变。

这家伙现在也找了个更加温柔体贴有才的妹子,替他开心。想看他俩穿jkdk一起压马路。

好滴蜡,情话我全撂这儿了,希望你把妄想填了。(被妹子打飞)


第三次拯救我的,是大圣。

出国后人生多了一项乐趣,那就是藐视那些还在国内吃着爹妈给的饭还骂娘的傻逼。我对歪国人不是趴体就是趴体就是趴体的生活有点儿绝望,轻工业不发达得令人发指,想做个道具买不起3.5欧一平米的垃圾EVA。淘宝万岁,真的。

之前B站版权官司搞得我有好长一段时间看B站没有播放器,新番都看不了,逼我退圈啊这是。后来第一次经历荷兰又冷又昼长夜短的夏天,生物钟调到崩溃。

打游戏特麻烦,填坑特麻烦,出去玩特麻烦,连带着做饭洗澡也觉得麻烦。

即使考试里大获全胜,回头一看我过得还像个孤独的猴子一样。

有一天是谁在茶会群里说大圣归来的音乐还不错来着?

我看着这名字就反胃,又拿西游记炒冷饭。

但是实在没有东西看啊,就跑去B站搜大圣归来。

这悟空的音乐什么鬼,钢琴,这么温柔的调子想干什么。

这回忆杀是不是有点太low。

等等小屁孩儿你想干什么。

叫一声佛祖这腔调神了啊?!

回头无岸我要哭了。

天哪这只马脸猴子在哭啊哭得好伤心啊天哪那个小虎牙原来猴子的牙有这么尖吗天哪眼睛还泪光闪闪的我求求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我给你擦眼泪……

woc这个变身帅炸了好吗!!!!!

看完一个,不过瘾,听了86重编曲的。

看了沙画和《官封弼马温》,然后才看的官方版《最后的我》。

看大闹天宫4分钟的概念分镜,被拔猴毛拿一下的龇牙咧嘴俘虏了。这么野的一只猴子。秃顶也好看啊!(什么)

所以我其实是看着我老公那一口好白牙陷入情网的。

自来水的奋斗道路无需多说,因为我打工排的是周四的班所以我记得清清楚楚,七月九号到十六号,我没干别的,就坐在电脑面前刷大圣,回头破亿张嘴有粮,一如当年APH同人一搜一箩筐。

大圣,欢迎回家。

记得有一个影评写得好,大圣的力量,在于他让所有人都觉得这是自己的东西。

其实好归好,却说反了,大圣的力量,在于他让意识到我们的根都是同一条,我们的归属都在同一个地方。

除了家,还有哪个地方能让人忘我狂欢,肆意尖叫?

我一天不看这猴子的脸我就睡不着。

刷猴子我耽误了一个星期的计划,但打开文档想填词,脑子里不是通天大道宽又阔就是放肆桀骜就是叫你天天扫马圈就是请带他回来……我买了西游记的电子书,心想,要不干脆转型填古风算了。

直到破了5亿,热度稍稍降下来,我才打起精神面对电脑。

恰逢夜开的成绩也不错,特基说可以做续曲,脑洞哐啷开了一路,结果手上没有物语曲,一腔热血无处发泄,啪叽开了个词坑。阿绫回归,这周中文曲有点儿疯,良曲爆炸。大圣在前,我终于不再害怕新的东西会因为内容不够梗画面不够炸裂而再次石沉大海——即使,再次埋没了又怎样呢?我在创作时的那份满足,还不够我开心的吗?即使扑街了,会比大圣扑街的后果还惨吗?后来该填词的填词该调教的找调教该找画手找画手一切行云流水除了这两天不是BML就是在面基好多人都不在我又只能循环着没有midi的曲子在电脑前发呆。

终于没事干了。

拿开手机一刷猴子破六亿了。

睡个觉醒来超越黑白胖子登顶了。加冕了。

泼猴儿我爱你啊!!!!!!!!!!

谢谢你让我知道努力终将会有回报。谢谢你让我知道流露脆弱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谢谢你让我再次相信我们真的可以坚守本心。谢谢你让我的生活再次充满活力。

这是我第一次做迷妹,估计以后也不会再饭别的谁了。我想在大圣续集出来之前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做得起周边耍得起帅,包得起场子卖得起海外的安利,就这么说定了。


其他的话

我想能看到这里的人估计没有。因为之前我都在发春。

今天是窄门投稿两周年。

轮盘的PV终于做好了,下周投,我有点儿小开心。新的室友到家了,广州人,我们两个可以用白话侃大山。打工那边加了排班,明年的材料费这个月就能攒起。

我很开心。我还是我。

我还是喜欢填致郁狂乱黑童话,但是我也可以写得出卖萌励志小清新了。我除了填词,也可以靠着一手详尽分镜减少画手和PV的工作量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们,现在的我,过得很开心。

而之前每一个拯救过我的节点和人,我都有义务不去忘记。

谢谢你们。

以上,是为此文。

评论 ( 7 )
热度 ( 84 )

© 单隔间的南瓜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