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

小心翼翼地,聆听她久远的歌谣,那精灵的声带颤动,编织出独一无二的声线。

那是只属于她的,只有她能创造的。

她是唯一的。

悲哀地发现,我仍爱她。

那个时候的她。

所以我不要看到她的羽衣落在地面,被俗物践踏,被乡绅农妇缀上多余的宝石,她笑着披上,在众人的喝彩声中,浑然不觉。



不要。




不要,这样。

评论
热度 ( 29 )

© 单隔间的南瓜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