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深夜十分钟随笔

原曲:http://music.163.com/#/artist?id=1088061&_t_t_t=0.7380287051200867


乌鸦在十字架的顶端叫着,黑色的云朵遮蔽了整个天空。黑衣的少年在教堂的钢琴前循环着同样的音符,像是八音盒上遵循齿轮运转轨迹的人偶。披着长袍的身影不知是失去了珍视之物的人类还是鬼魂,在雾气弥漫的干枯的森林里虚弱前行。

悲伤如潮水般涌来,淹没了每个人的呼吸,他们不曾挣扎就沉入水底,变成一尊尊面容不清的雕像,那些无人愿意聆听的故事于是也这样被封印进游鱼吐出的气泡里。

要泛滥了,要干涸了,零乱的雨水从教堂屋顶的漏洞滴了下来,滴在破败的神像上,滴在被老鼠啃噬过的座椅上,滴在已经死去许久的爬山虎上,却再也无法唤醒任何东西的生气。

少年修长的手指依然在钢琴上循环移动,直到黑夜降临,把他没有表情的脸庞也抹去了。

破碎的十字窗,懒洋洋的杂草,哭泣着的晚风。

还会有什么留下呢。

什么也没有罢。

你听——

评论
热度 ( 76 )

© 单隔间的南瓜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