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化妆的演员与半生不熟的肉

*补档

*下次心情不好就连这边也删掉

*上次发出来的时候,有一位朋友怒气冲冲地来找我理论,认为我太过傲慢。如今我只想在这样远远地回复他,正如同艺术的狂热追随者都是艺术的失败者、狂热的爱国者都是有经历过亡国危机的人一样,我也不过是一个极度失败的演员而已。一丘之貉,何以五十步笑百步。


小时候在舞蹈队、啦啦队,有些很要面子的孩子总是嫌弃动作做大了很丢人,化妆化成猴屁股很难看,但最后回顾录像的时候,妆面不够红的都变成了死人脸,试图把动作做得很“淑女”的都像被抽了骨头一样的肌肉萎缩症患者,非常尴尬。为什么呢,因为她们脚下的地方是舞台,而舞台是为演员而生的地方,是一个距离现实很遥远、但又需要演员表演出现实的地方,所以才需要夸张的表演手法,来弥补这份距离给情感传输带来的损耗。

我的观点一直是,当演员在舞台上时,就必须用力表演,就算没有自信也竭力掩饰住,就算出了错也不能自乱阵脚。观众眼里再柔软随意的舞蹈动作,实际上都是在演员本身的精密控制下做出来的,一场看上去完美无瑕的演出,可能实际上偏离了剧本全靠演员的临时发挥救场。

创作同理。

作品就是每个staff的舞台,乐师,作词,歌手,还有画手和pv师,混音等等。staff既是演员也是舞台的工作人员,除了负责表演还要负责给自己打光、调整音响、放干冰,等等等等。临上舞台再怯场或者敷衍是一件会影响演出效果的事,比如——

“哎呀虽然电吉他很带感但很多人不接受摇滚曲风,为了点击我还是写个1645吧”

“哎呀这个词这样写会不会有点太狂妄我还是改温和一点吧”

“哎呀这个画面虽然用jojo立更带感可是太前卫了我还是画一个萌妹加剪刀手吧”

“做特效好麻烦我还是做一个平移渐变吧反正画面会动观众就满意了”

我所看过以及我自己参与制作过的一些“埋没的良曲”,有六成左右都死在以上这些思想上,越看越可以看出制作组的“底气不足”。临上舞台,由于怯场或者是自大,放弃对舞台效果的掌控,没有扬长避短。要么是内容平庸,要么是各个方面的staff配合不当,不向一起使力。就像我之前所提到的妆面不够红、动作不够有力度一样,心里想左右逢源不出丑,实际上却本末倒置,丑得无以复加,只好在台下付出几百倍的“谦虚”来弥补,或者是攻击一些因为某一方面做到了“极端”而被人欣赏的曲子。

反正你已经在台上了,为什么不索性浪一把呢?

能量的传递是有损耗的,在舞台强烈的灯光下,演员的妆面和表情不夸张,远处的观众就看不清楚,从而无法对表演的内容产生共鸣。演员本身如果不去推动这整个表演的发展,不把这个节目演完,观众就绝对不会被带动。那些在台上觉得用力表演很羞耻的人,自己做观众时最后还是会不由自主地给台上最用力的演员鼓掌。至于表演内容是否绝对正确,绝对“专业”,那是另一回事(当然我认为用力表演本身就是一种专业素养)。确保观众能大概理解自己想要表达的情感,是演员(staff)的责任,也是对自己和观众的尊重。

只有某一方面专业酷炫是不够的,考虑每一个音色、每一个效果器、每一个词放在每一个音符上由不同的人唱出来是什么效果,不同的画面处理会对观众的理解产生什么影响,就是staff们的表演和舞台效果。想要歌颂什么就全力歌颂,想要批判什么就全力批判,想要把黑的说成白的就全力去洗脑——要相信你的殚精竭虑永远只能传达一半给观众,你的纰漏一定会被发现,所以必须要付出百分之两百的努力去叫喊和扬长避短,才可以让观众认为自己看到的是一个百分百的作品。

舞台效果不是“讨好观众”或者“博眼球”的同义词,它是一个自私的,创作者(演员)只为自己考虑的行为,只关乎最大化地展现自己和作品,是作品质量里非常根本的一部分。七情六欲人人都有人人相似,怎么表现、用多大的力度表现才是决定它最终形态的要素。

同时我觉得,没有认真表演的作者,没有资格去指责那些扬长避短的作者讨巧或者不专业。讨好观众的行为应该是放弃自己的人格玩大势所趋。而专业,别人用小米加步枪攻下了堡垒,而你自己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孰优孰劣?蔡康永说过,才华是块肉,不用会发臭。而我要说呢,才华是块肉,不料理也会臭——被埋没之所以被埋没,是因为它半生不熟啊。总会有人的专业水准会慢慢提高,到那个时候,舞台效果就是额外优势。九十九个人在棒读棒唱,另一个能爆出一句青藏高原的人就是更吸引人一点;九十九个人靠飙高音炫技,一个能用《同一首歌》让人潸然泪下的就是功力更深厚点;一万人的演唱会,如果陈奕迅拒绝化妆,拒绝拿麦克风,那他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承认他是歌王——因为看不到也听不到。

当然也确实有很多百分之十都没有做到就获得了百分之百的人气或者是做到了百分之一千却扑街得很惨的东西……那些是玄学,我们姑且用一句“时间会让金子发光”来自我安慰,那就真不是staff自己的锅了。


评论
热度 ( 114 )

© 单隔间的南瓜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