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时起变成了一个不能忍受寒冷的人。
我以为那是因为我的心原本就不会再产生什么热量了,因此穿再多的衣服也是徒劳。
我快受够了这种感受着床边的寒气就有绝望自心底喷薄而出的日子,我必须要穿上秋衣秋裤毛裤和羽绒服奔向学校,在途中我的衣服会因为出汗而湿掉,脱下来之后半天都不会干,我觉得我还在穿凉拖的丹麦同学简直是魔鬼。
我想穿小裙子想花枝招展地出去闪瞎地球人的双眼,我不要再居于上帝视角揣度别人可能对我说的一切。
我知道我现在的房间并算不上冷因为我的室友可以露着两条大光腿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可是我做不到,我必须要窝在被子里艰难地摆弄着我的电脑和书,乱动一下都会因为温度的降低而绝望。
我可以想象那些视肉体之苦为无物...

150113:我所憎恶的聒噪

今天大概可以被算作我来荷兰留学后最为糟糕的一天,即使我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的表面不展现出任何明显的不快,但我的大脑实际上却被身体内部的器官本身所控制。我血液的流动、心脏的跳动,还有胃消化食物时的蠕动,这些动作无一不细微地占据了我对今天每一分每一秒的体验。

泫然欲泣。我只记得,我身体的内部器官像是要代替我的眼睛所哭出来一样,悲伤地运作着。

其实过去的几年间,我一直试图将我一直饱受诟病的“情绪化”一点一点地磨平,我几乎没有再没有觉得什么事情真正地冒犯到了我的底线,也很少在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后依然歇斯底里地大哭——一般来说,在弄清楚事情得经过之前,我可能早就因为丧失耐心而离开了。即使遇到真正让我...

阿姆斯特丹-集市-鸟

大概算得上是XA1的暖机,昨天好天气。

第一次拿正经相机,还是很羞涩地不敢对着人拍,唯几张人像全糊了,传说中的慢快门?


非常大的雏菊南瓜灯,刀工棒棒的。


对面准备收档的摊主。

和某余share了一斤烤翅,店员妹子还一人多给了一个。


皱皱的海报加灯箱。


回家路上,调戏曝光失败,自动档。


房东的不是很愿意飞出笼子的鸟。


鸟和书架,结啦。

© 单隔间的南瓜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