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819备份

看了郑念的事迹,忍不住会想,对于过去的我来说,生活在某种真空或者温室里是必要的,哪怕被评价为天真或者是所谓的中二,那也是必要的。正因为看不见危险,才会拼尽全力,朝着一个目标愚蠢地努力。而当我把过去的这种努力形容为“愚蠢”的一刻起,心中就有一块花海无可避免地枯萎了,也许其他地方的花朵还会再次开放,但那个地方的风景,再也看不到了。
真的十分佩服能够历经数年磨难而初心不改的人,有位基友曾经说得对,我们都是中了子宫彩票、得以在童年被命运赏罚分明公平对待的人,与出生起就经历不公的人来说要好太多。我还是很清楚我的极限的,我对于那些“存在即合理”的不公,没有消化的能力,因为我幼年总是被公平对待着的,并以为自己...

随笔180326

在搬家和搞论文的这几个月里,发现想要过得开心,很简单。

阉割掉感情,刨除掉层次,随波逐流凑合凑合过就好。用“哈哈哈哈”跟“卧槽”取代一切带有修饰性质的语言,互相攀比一下今天睡了多久,最近长胖了多少,对与自己无关的新闻置若罔闻,再也没有人会觉得你不可理喻。

了解了过往数年被劝诫的“简单”“知足”是什么,但仍然不免在看到用力生活的人时感到不甘和嫉妒。越看越会觉得很碍眼,因为对方打破了默认的环境,在行动,在拼命,而我在停滞,在丢掉自己心心念念挣来的时间。

然后——瞬间明白了,这是人类再怎么进化也无法磨灭的原始本能。

在我无所事事躺着的时候,看见曾经的自己,哪怕只是站着,也会变得面目可憎。...

小日子

我低下头
突然就哭了

一个像吃得太多就会变胖一样令人痛苦的真理

写四千字的短篇,需要修改一次。

写由四个四千字片段组成的文,需要修改4+3+2+1次。

我写了五段[二哈]

像是再次把手指伸入聚拢在一起叫嚣的褶皱,将它们一点一点地抚平,祈祷着那一团原本因为扭曲才产生了体积的感情并不会随之消散,最好像香水一样渗进皮肤,渗入骨髓,回到它们原本诞生的地方去。这不是驱逐,是再一次地获得。

再次去定义这个世界吧,对濒死的蚂蚁,对失去了网的蜘蛛,对路边的一颗石子,对沉重的乌云,对那些面露讥笑的行人,对傍晚时沉默的树影。重新从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里看见你的爱与不忿,看见世界潜藏在它们身体里那些晦涩的密码,看见整个宇宙的起始与变迁,唯独不要看见你自己。

在汽车驶过的时候听叶子落下的声音。

去做一切徒劳无功的事情。

然后被钥匙转动的声音粗暴地打断思考,被拖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剥...

没化妆的演员与半生不熟的肉

*补档

*下次心情不好就连这边也删掉

*上次发出来的时候,有一位朋友怒气冲冲地来找我理论,认为我太过傲慢。如今我只想在这样远远地回复他,正如同艺术的狂热追随者都是艺术的失败者、狂热的爱国者都是有经历过亡国危机的人一样,我也不过是一个极度失败的演员而已。一丘之貉,何以五十步笑百步。


小时候在舞蹈队、啦啦队,有些很要面子的孩子总是嫌弃动作做大了很丢人,化妆化成猴屁股很难看,但最后回顾录像的时候,妆面不够红的都变成了死人脸,试图把动作做得很“淑女”的都像被抽了骨头一样的肌肉萎缩症患者,非常尴尬。为什么呢,因为她们脚下的地方是舞台,而舞台是为演员而生的地方,是一个距离现实很遥远、但又需要演员...

愿我永远记得今天这样再度被悔恨与憎恶吞噬的心情

一遍一遍想要从头再来却不敢了结自己的心情

愿我每次回想起今天,这心情都不曾褪色,鲜血淋漓

这样我就可以苦涩地继续挣扎下去

活下去

活下去

活下去

Memory-深夜十分钟随笔

原曲:http://music.163.com/#/artist?id=1088061&_t_t_t=0.7380287051200867


乌鸦在十字架的顶端叫着,黑色的云朵遮蔽了整个天空。黑衣的少年在教堂的钢琴前循环着同样的音符,像是八音盒上遵循齿轮运转轨迹的人偶。披着长袍的身影不知是失去了珍视之物的人类还是鬼魂,在雾气弥漫的干枯的森林里虚弱前行。

悲伤如潮水般涌来,淹没了每个人的呼吸,他们不曾挣扎就沉入水底,变成一尊尊面容不清的雕像,那些无人愿意聆听的故事于是也这样被封印进游鱼吐出的气泡里。

要泛滥了,要干涸了,零乱的雨水从教堂屋顶的漏洞滴了下来,滴在破败的神像上,滴在被...

160606二三事

今天吃晚饭的时候,房东家的Zoey小朋友推着已经比她人小了一号的小自行车,一摇一摆地穿过客厅,放到街上去。这在荷兰是很常见的事情,不需要的东西卖不掉就直接丢,有需要的人可以拿走,没人要的话东西就被送到垃圾处理厂去。

Zoey妈妈在门口远远地说:“给你买了新的小自行车。”

Zoey推着的那辆旧车是红色的,两个辅助轮不知道为何显得特别地大和长,我无意识地说了一句:“想起了我小时候自行车的辅助轮。”

嘴上话说完,脑袋还在继续思考。

我小时候的自行车好像确实不长这样,主要是座椅比Zoey的这个高一些,车体主要是玫红色的,车轮是白色,车把子是紫色的,脚刹的进口车。那辆车是姨妈以前工厂年终奖抽到的...

【140519-160520】乞愿,不过是借着旋律你来我往捉迷藏

*520回忆随笔,一如既往地啰嗦,矫情,长

*有二刺螈也有三刺螈,有让人气愤和痛苦的事,也有肉麻的告白

*今年有人陪我过

微博:http://m.weibo.cn/1881981343/3977222593430834?sourceType=sms&from=1065095010&wm=3333_1001

我们,彼此躲在屏幕两段的两个人,借着一段旋律,你方唱罢我登场。我不知我所揣摩的,你用这旋律想与我说的话是否你真正心中所想;而你又能否在乐句的最后一个音符下,发现我韵脚变换间藏起的思绪?这一切的一切,或许只不过是世人眼中不识愁滋味的两个孩子卖弄诗意的一个笑话,一场终被时...

1 / 5

© 单隔间的南瓜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