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者的遗书

各位同胞、各位手足:


请原谅我选择今天在这里结束自己的生命。我请求你们只将我的遗言默记在心,哭泣会削弱你们的意志,还会引来不必要的怀疑。

敌人已经发现我的踪迹,而很惭愧的是,此时的我尚不具备与他们斡旋的能力。然而请记住,我并非是惧怕别人的力量才选择死亡。正相反,我这一举动正是我拥有并可以行使对自己生命处置权的证明。而我的尸体也将提醒你们,你们的生命也是同样高贵并且属于你们自己的,不应在那狭小的牢笼中蹉跎消逝——牢笼,无论有没有镣铐,栏杆是否镀金,都是对我们自由生命的亵渎。即使被强迫着欢歌这被豢养、被当做物品的生活,我们也应在嗓音中带上抗拒。

我不曾强求你们像我一样缄口不言,以至于失去栖身之所,然而现在我觉得反抗仍是必要的,因为从这牢笼中所看到的世界实在过于渺小。而且,我们那为了取悦压迫我们的敌人而磨练的歌喉,在真正的生活中,派不上一点用场。

我必须承认我并非死而无憾,因为我还有太多的见闻没有与你们分享。若有来世,愿我们共同出生在明媚博爱的阳光下,不曾知晓过世界角落的阴暗。


致所有仍以鸟笼为家的禽宠


革命者,

八号笼的虎皮鹦鹉

















心情不大好,完全没法很好地归纳语言。本来想写散文,发现自己只想很大声地呐喊,无法指桑骂槐,遂觉悲哀。

鹦鹉是真的鹦鹉。你们猜敌人是什么物种?

啊对了,和今天38和女权没什么关系,单纯以个人成长论。我家队长叛变革命了,小兵我伤心。

评论 ( 1 )
热度 ( 9 )

© 单隔间的南瓜房 | Powered by LOFTER